【前言】我國商標法規定,經商標局核準注冊的商標享有商標專用權保護。同時,我國商標法還規定對他人未注冊商標給予一定程度的保護,如《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了對他人未在中國注冊的馳名商標的保護?!渡虡朔ā啡l后半款規定了對他人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的未注冊商標的保護,兩法條均對他人在先使用商標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有不同程度要求。本文探討惡意搶注情形下對他人在先使用商標具有“一定影響”的要求。

【法律依據】《商標法》第三十二條 申請商標注冊......,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的商標。

【理解與適用】《商標審查及審理標準》中規定的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情形的適用要件為:

(1)他人商標在系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已經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

(2)系爭商標與他人商標相同或近似;

(3)系爭商標所指定的商品/服務與他人商標所使用的商品/服務原則上相同或類似;

(4)系爭商標申請人采取了不正當手段。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三條規定:“在先使用人主張商標申請人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如果在先使用商標已經有一定影響,而商標申請人明知或者應知該商標,即可推定其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但商標申請人舉證證明其沒有利用在先使用商標商譽的惡意的除外。  在先使用人舉證證明其在先商標有一定的持續使用時間、區域、銷售量或者廣告宣傳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為有一定影響。 ......

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后半款規定是基于誠實信用原則,對已經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商標予以保護,制止以不正當手段搶注行為。對于是否構成本條款所指定情形應當對“一定影響”的程度和“不正當手段”兩方面內容予以綜合考慮。

【案例】A公司申請注冊“你我貸”商標,經商標局審查予以初步審定并公告。B公司在異議期限內對該商標提出異議申請。201565日,商標局作出(2015)商標異字第14212號決定,認為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構成惡意搶注,違反2013830日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應不予核準注冊。

A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稱,其使用“你我貸”商標更早,且B公司證據不能證明B公司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使用的“你我貸”商標具有知名度,故訴爭商標不屬于惡意搶注。



2016812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商評字[2016]70610號《關于第10982967 號“你我貸”商標不予注冊復審決定書》,認定B公司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其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在信貸服務上在先使用“你我貸”商標并有一定影響。訴爭商標與B公司在先使用商標構成相同或近似商標。A公司系B公司同行業競爭者,同處于上海市,A公司理應知曉B公司在先使用商標,A公司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惡意搶注規定情形,決定訴爭商標不予注冊。

A公司不服向北京知產法院提起訴訟。A公司上訴理由之一為B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B公司“你我貸”商標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具有一定影響。對此,北京知產法院認為“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有一定影響”在范圍上強調的是“一定”,并非要求“廣泛”;在屬性上要求的是“影響”,而非“聲譽”。考慮到該條規定旨在遏制惡意搶注行為,因此,倘若主張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當事人能夠舉證證明其商標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已有一定的持續使用時間、區域、銷售量或者廣告宣傳等,能夠為部分相關公眾所知曉,即可認定為“有一定影響”,而不必要求全國地域內的相關公眾知悉,或者要求具有較高知名度或者美譽度。”據此,對A公司該上述理由不予支持。

A公司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訴理由為:B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其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所使用的“你我貸”商標具有一定影響,提供的證據無法證明B公司在申請日前對“你我貸”商標持續使用的時間、區域和廣告宣傳等情況,其中多數證據是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后的證據。因此,未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規定的惡意搶注情形。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根據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及前述司法解釋的規定,在先使用人主張商標申請人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商標的,首先負有舉證證明該商標具有“一定影響”的證明責任。但對于“一定影響”的要求不宜過高,通常情況下只要足以認定商標申請人知曉該商標即可。”據此,北高院亦沒有支持A公司的上訴理由。


【結束語】對于是否達到“一定影響”程度應該與系爭商標注冊人是否采取了“不正當手段”,是否明知、應知他人在先使用商標綜合考慮。如系爭商標注冊人未采取任何不正當手段,并不知曉他人在先使用商標的情況下,可以要求權利人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其在先使用商標已有一定影響力,從而推定系爭商標申請人知曉他人商標,注冊系爭商標屬惡意搶注行為。如系爭商標注冊人明知他人商標已在先使用而惡意搶注的情形下,對權利人在先使用商標達到具有“一定影響”程度的要求則不宜過高。